月色与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Lay兴】世界上另一个我(03)

水仙。架空。不知所谓。不忍直视。

逻辑不通。雷白。BUG。

↑以上是认真的Tag(严肃脸)




Chapter 03


不管是耽美还是言情,或者像本文这样邪教一般的水仙文,往往都会存在着某个甚至没有名字的配角剧情堪比主角,他总能恰到好处的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需要他的时候及时出没于各种剧情现场,并且用自身的努力或意外或刻意地推动两位主角的感情进展,通常这类人在各种文里被称为“助攻”。

是的,以上一整段逻辑不通顺标点不恰当的敷衍简介,就是给我们从开始就出场且戏份颇多却始终没有名字的经纪人哥的附加介绍,尽管他的智商由始至终一直欠费着。

当然在目前这个阶段,他还没有修炼到所谓“助攻”的英雄地位,他现在有个更恰当的名字,叫做“炮灰”……

艺人的很多行程并不由经纪人跟着的,不过因为经纪人哥手下只带着Lay一个艺人,而且和Lay私下的关系又十分紧密,Lay的很多工作都是他全程陪同的。

所以难得有一天Lay休息,公司又对他没有其他工作指示的日子——他早在得知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开始就为即将迎来的休息日做了事无巨细完整的编排。

常年跟在四季无休的偶像身边,天知道他已经多久没能睡到自然醒了!

他的上一段恋情已经被掩埋在历史黄沙中,是时候翻开崭新的篇章了。一定会有一个我见犹怜的女孩坐在他即将去往的地方等着他去邂逅……

不用去怀疑经济人哥哪来的自信为自己强行添加这么酷似男主的剧情,毕竟这一切美妙的幻想还未实行就已胎死腹中。

转折不过一通来自他家艺人助理的电话而已。

在缓冲“我家Lay怎么发个烧说话就跟中邪似的”这个论题N久之后,经纪人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了他刚刚亲口喊的一声“好”,彻底葬送了他完美的一日假期!

不,我罗曼蒂克的邂逅史!

最要命的是,他看了一眼手机。

04:10

起床刷牙洗脸吃饭半小时

从他家到Lay的公寓车程半小时

遇到堵车再追加二十分钟

要求到达时间9:00

简单的加减法……

非常好,他的睡眠时间剩下不到四个小时!

他的自然醒……

擦,他还忘了扣掉洗澡时间!

“张大明星,你真是好样的!”经纪人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然后强忍住摔手机的冲动,将它小心摆在床头柜上的,笑话,好几千呢。

“我没接到电话,我没接到电话,Lay也没有发烧,他也没有要去机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干嘛来着,对,洗澡。”

经纪人恍恍惚惚进了浴室,打开花洒的瞬间被喷涌而出的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我去你张大爷!连个喷头都跟我作对!”

总之,哪怕经纪人哥怎么整夜给自己催眠灌输他其实并没有接到电话这件事,早晨8点50分,他仍旧十分准点准时在Lay家门口报道了。

#论经纪人的职业素养#

 

Lay的气色看不起来并不怎么好。

尽管吃过退烧药,但体温仍旧没降下去,加之休息的时间不够,整张脸都写满了疲态。

这让原本打算一来就抱怨压榨没人性的经纪人悻悻然闭了口,然后将这些情绪一股脑转嫁给那个未曾谋面却把他得罪的不浅的友人身上。

“哥你在念叨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经纪人摆摆手。

确实没什么,他只是准备了一段接到人以后要发出的控诉词而已。

中心思想围绕着“Lay发着烧还不管不顾自己知名度硬要来机场接你”以及“我更加是个受害者本来今天是个能够展开新恋情的一天”这两个观点展开,中间插入N遍的你知不知道,你懂不懂。

这段控诉他在来的路上已经排演很多遍了,明知并没有什么卵用,我们就当作一个炮灰为自己的点滴存在感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好了。

“Lay你要不要再睡会,到机场了我叫你。”

“没事。”

“感冒这么严重,还要去接人,是有多重要的朋友。”

多重要啊。

Lay的脑海闪过那双仿佛被揉碎的繁星全部盛满的纯净眼眸,高兴地时候会笑弯成两条桥,迷离细碎的星光从眉眼缝隙泄露出来摄人心魄,一深一浅的酒窝会在猝不及防间流连闪烁,痒痒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戳弄。

那样的张艺兴啊,有多重要呢。

Lay歪着头想了想,很?十分?十万分?果然任何形容词都形容不了吧。

他一定想不到他现在不由自主扬起的微笑是什么样子,但却被半天没听到答案而转头看他的经纪人捕捉正着。

因为感冒发烧而更显苍白的面孔,弯起的嘴角,没有焦点却在笑着的眼睛。

怎么说呢,这个迷之温柔宠溺的表情。

他觉得他仿佛看到了天使。

经纪人的心脏扑腾扑腾超运核运转了几秒,却在下一刻听到了Lay熟悉的鄙视声:“哥你开车还能用后脑勺看路,真是太了不起了。”

经纪人黑着脸迅速将头扭转回去。

真是见了鬼才觉得Lay像天使,明明就是恶魔!

 

到达机场还是有些早的, Lay对着后视镜里脸色不佳的自己叹了口气。

他总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被自己给忽略了。他将这种不安归咎于害怕弟弟发现他发烧还来机场接他会产生的不满情绪,也只能祈祷他偶尔一根神经的弟弟不会看出他的异样。

可惜心里这不踏实的感觉在候机这段时间越来越强烈,连驾驶座的经纪人有发现了他的异常。

“怎么了,Lay,你看起来不太好,很难受么。”

他摇摇头,忽然听见嘈杂的机场内部传出更加喧闹的声音。

他楞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

该死,之前竟然忘了。

动作迅速的套上平时出门的变装三件套,鸭舌帽墨镜口罩,在经纪人“Lay你要做什么”话音未落之前跳下车跑进了出机口。

围观的路人,一群举着手机兴奋尖叫的少女,以及被挤在当中进退不得,茫然不知所措的张艺兴。

Lay第一时间拨开人群冲了进去。

他第一次觉得粉丝多是一件无比糟糕的事情,好在他的国民度还没那么高,这也不是粉丝组织的集体接机活动,挤着张艺兴的并没有太多人,更多的都是围着看热闹的。

这让Lay还算轻松的摸到了张艺兴的身旁,一把抓住张艺兴的手腕。

张艺兴早就被眼前的场面吓傻了,以他极为优秀的反射弧,被Fan喊合照喊签名半天也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准确来讲他已经没办法集中精力思考眼前的情况了。一阵推搡之下忽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更是把他吓了一跳,下意识想缩回手,却在注视对方的一瞬间停止了挣扎。

明明那人带着墨镜,全副武装,他仍旧第一时间认出了来人。

“哥哥。”

这一句低声的叫唤被埋没在少女们不顾形象的尖叫中,却清晰地传递到Lay的耳朵里,他几不可见的点点头,顺势将张艺兴拉进自己怀里,然后用手臂和身体将他与粉丝们隔开。

晚来几步的经纪人早在看到张艺兴的瞬间就傻眼干在一边了,好在Lay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皱着眉示意半天终于给他叫了过来。

“看好他的行李。”

Lay下达指示。

张艺兴在看到Lay出现的时候就完全安定下来,此刻当然也已经想通发生了什么事。

热情的少女粉丝不是这么好打发的,他被Lay小心地环着,拉着Lay的下衣摆跟着他亦步亦趋,十分懊恼得垂着头:“我又给哥哥添麻烦了。”

“没有的事,都怪我考虑不周。”Lay凑进张艺兴的耳边轻声回应,隔着口罩的热气呼在张艺兴的脖子上,苏苏痒痒的。

向来脖子敏感的张艺兴立刻缩了一下,笑出了声:“哥哥不要吹那里。”

我哪有吹,我明明只是很正常的耳语啊。Lay有些委屈,明明是艺兴你太敏感了好不好。

Lay故意将整个脑袋都往张艺兴脖颈后凑,本来是想使坏再吹上一口的,却在闻到脖颈间熟悉的奶香味后,又贪恋地把艺兴往怀里紧了紧。

我们艺兴一点没有变,头发还是自然卷,笑点还是那么低,笑起来的酒窝还是这么可爱,脖子后面还是这么敏感,身上的味道还是一样好闻,真好。

我们且不提两个大男人凑着脖子耳语是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也不提口罩下偷笑的那位笑点是否比弟弟高。

只说两位当众调情的,不对,当众秀兄弟情的,你们是怎么做到被人围挤的情况下还能置身事外,视一切于无物,专心二人世界的呢?

机场的安保终于在关键时刻赶到,这场在主角心不在焉的情况下进行的追星故事到此落下帷幕。

Lay全程护着张艺兴上了车,也没有忘记不见踪影的临时司机。

回头在人群中寻找一番姗姗来迟的经纪人。

他正吭哧吭哧地扛着在刚刚混乱中唯一牺牲了拉杆的行李箱往这边赶,看得出来十分吃力的模样。

Lay不厚道地笑了,对他来讲,这个劳动人民汗撒机场的画面,实在是称得上“本日最佳”。


-tbc

我也不知道经纪人的戏份为什么这么多(哀伤脸)……主角的错位?

评论(8)
热度(23)
 

© Melody | Powered by LOFTER